《晓明说币》第44期 —— 图灵级别的资金盘游戏“阿拉贡”

avatar badge
财路官方
发表时间:2019/08/13 09:36 icon

  拆解热门项目,复盘经典案例,精彩尽在《晓明说币》。添加管理员微信( chen-qing666 ),拉你进群学习,和韭菜精英们同步起跑!

 

数字货币的 2.0时代被大家称之为公链时代。而发展到这个时代的末期,不知不觉,市场上的公链已经多如牛毛了,而且,趋势已变成了项目团队成员履历越来越华丽,学术大佬越来越多,其中还不乏“图灵奖”级别的,而自称“最强公链”的Algorand,就是其中最为惹眼的一个。

 

但从惹眼到碍眼,他的坠落也仅仅用了一年的时间。

我们先回顾一下 Algorand的情况:

2018年2月,Algorand募集了400万美元资金;

2018年10月25日,Algorand宣布募集到6200万美元资金,参与投资机构的单币成本为0.05美元;

2019年6月21日,Algorand在第一次荷兰拍卖活动中筹集到6000万美元,单币成本达到2.4美元,这使得整个项目的总体估值达到了240亿美元,接近当时的以太坊。

同一天,火币、 OKEx、币安等一线交易所几乎在同一时间上线了Algorand,市场情绪达到了峰值。

 

而此后, Algorand的表现是这样的:

 



典型的开盘即巅峰式曲线 简称开盘杀 而就在一个星期前, Algorand宣布大改token释放规则,俨然遇到了很大的麻烦。

 

这个麻烦我们得从 Algorand的规则说起 我们来回看一下 Algorand这个项目的特点 阿拉贡采用了一种类似荷兰拍卖式回购的市场规则。简单来说就是一种看跌期权。 90%成本回购是吸引很多玩家参与这次荷兰拍卖的重要原因,它本质是一种看跌期权,你在买入algo一年后,有权将其卖回给项目方。

 

涨跌期权是一种相对高阶的金融工具,用在这里使得 algo的荷兰拍卖跟此前的ico和ieo完全区别开来,除了公开发行,这种有项目方做back up的拍卖,更是一种做市和风险对冲的手段,中期来看,这种方式会让引导用户去做价值发现,同时帮助二级市场找到有效的价格。

 

我们举一个例子说明:今天,晓明哥以 2美金价格买入1000个algo,这意味着晓明哥以90%的的风险有了back up,在90%兑付来临之前,我们可以思考一下A在一年内可能的交易行为:

1、algo市场价格一直高于我的认购价,那我的选择有两种,卖掉algo,赚钱走人或者长期持有algo

2、algo价格处于波动状态,先高于我的认购价,后来又跌破两美金了,那对于来我来说,一个套利机会是,在高于认购价卖出algo,然后找一个algo价格低于1.8的时刻买回来,然后一年后找algo项目方做兑付

3、algo 长期低于我的认购价,类似于第二条的机会同样存在,A应该设置风险线,一旦价格跌破1.8,就应该立马在市场上卖掉,随后在成交价90%以下的价格再把algo买回来,等待一年后的90%本金兑付,采用这样的策略,此前10%的风险也被对冲掉了。

 

当然,在第三种策略中,有一种情况是, Algo的价格长期处于偏低的稳定状态,可能找到不到合理的对冲点。这个模式就注定了,所有投资者进来只是实际上都会成为做市商 但是,上面我列举的只是只进行一次拍卖的情况,大部分参与拍卖用户的可能行为,但 algorand的拍卖长达五年,这就意味着每次拍卖都会有一个成交价格。

 

这就会出现很多个像我这样的人,然后他们都可能采用上述的三种策略来处理自己手中的 algo,这也意味着,每一次拍卖都会对algo的流动性产生影响,而最后algo的定价可能是基于不同价格模型的加权。

 

这也就解释了,为什么我们说, algo的拍卖除了公开发行,还有风险对冲和做市的作用 想象以下 Alice的拍卖价格是2美金,Bob的拍卖价格是3美金,在临近90%兑付的时候会发生什么?

 

这里我们来看看每次拍卖加权后,可能的情况(为了方便计算,我们默认 90%兑付,即拍卖成交价大于1美金):拍卖卖结束后的加权平均价格:

P = 90% x (A1P1+A2P2+...+AnPn)/(A1+A2+...+A2) 其中 An=每次拍卖卖出的algo数量 Pn=每次拍卖的最终成交价

 

当然,这个价格算的非常粗略,我们只考虑了拍卖中 Algo的流动性,基金逐步释放的份额和团队、节点手上的algo并没有完全考虑进去。如果把这些并进去,最后的模型会更加复杂。

 

所有参与拍卖的用户都在玩一场游戏,这个游戏随着时间的推移,理论上会出现一个最低价格,而每一个参与者又都会有自己的价格来判断当前的价格是高或者低,所以在 algo的拍卖中,每个人都是做市商。

 

这看上去似乎很美好 但是很不幸的,在开盘的时候这个游戏就被玩砸了。代币私募成本 0.05美元,首轮拍出2.4美元天价,私募机构大赚48倍!

 

上线交易所后,币价一路下跌,最低时较发行价已破发 76%。简单来说就是,钱基本让私募赚走了。后面进来的全成了韭菜。荷兰拍卖加回购期权设计被业内人士质疑为是图灵奖级别「资金盘」 因为 Algorand是图灵奖获得者Silvio Micali发起的区块链项目,号称要解决区块链的不可能三角问题。

 

这里回放下历史。今年的 6月19日,图灵奖得主SilvioMicali光环加持的明星项目Algorand开始了第一次ALGO代币荷兰式拍卖。最终,2500万枚ALGO代币以2.4美元的价格全部出售,较私募价(0.05美元)上涨48倍,成功募资6000万美元,成为2019年迄今为止募资最高的几个明星项目之一。

 

拍卖结束后,火币、 OKEx、币安等交易所纷纷宣布上架ALGO,为了抢先一步上线ALGO,火币甚至不惜修改规则,将ALGO的开放交易时间提前至21日10点半,领先其他交易所。

 

开盘后, ALGO持续大涨,22日上线币安后,冲高至3.44美元,当大多数人都期待「ALGO TO THE MOON」,ALGO调转方向,直线向下,从图灵奖项目走向「TO零」,从6月22日最高点的3.79美元到最低点0.557美元,一个月内最高跌幅达到85%,即便相较拍卖价也跌去了76%。

 

那么质疑来了,一个图灵奖级别开发团队怎么就做了一个跟资金盘没什么区别的区块链项目出来呢?其实,这个项目的技术是没什么问题的。

 

Algorand诞生于区块链的不可能三角问题。区块链不可能三角指区块链项目无法同时兼顾去中心化(Decentralization)、可扩展性(Scability)、安全性(Security)这三项要求。例如比特币可扩展性低,但是其去中心化和安全性非常强;EOS 通过超级节点保证了安全性和可扩展性,但仅有 21 个超级节点把持区块链出块,权力过于集中,牺牲了去中心化;不可能三角严重制约了区块链的发展,使得区块链行业难以大规模进入商业领域。

 

在区块链因不可能三角问题深陷技术困境的时候,麻省理工学院的 Silvio Micali 教授发起了区块链项目Algorand。相比起 MIT 教授的身份,Micali 更有名的身份是密码学家与图灵奖得主,他曾在 1986 年联合创作了第一篇零知识证明理论的论文。

 

Algorand 由「algorithm」(算法)和「random」(随机)两个字组合而成,这也基本概括了它的最大特点:用算法随机产生出块和验证节点。Algorand 首席密码学家 Gorbunov 说,「为了解决去中心化的问题,Algorand 创新地引入了秘密自我选择机制,每一个用户都可以公平地参与进入委员会的加密抽奖,最终是否成为委员会成员只有用户自己知道。」

 

从很多层面我们都能看出,这个项目的技术都是很有前途的。那么问题出在哪里呢?营销层面的模式出了问题。

 

懂技术的人并不一定懂营销。从一开始选择荷兰式拍卖的模式时,项目方以为找到了一个完美的营销方式。但事实证明他们还是想得太简单了。资本从来都是逐利的,当拥有了足够大的套利空间,那么也就会形成市场的崩塌,大量原本支撑项目期望值的资金撤离,直接造成了暴跌。用币圈一句老话,技术再牛逼的项目不拉盘都是垃圾项目。

 

投资者们是进来投机的,不是进来支持技术的。但好歹,项目方还是要点脸面的。在经历过一轮暴跌之后, Algorand基金会宣布提前以拍卖价85折回购2500万ALGO代币。

 

详细公告内容如下:

基金会推出了高达 2500ALGO代币的回购。作为90%退回机制的替代方案,所有参与第一次AlGO拍卖的用户可在下周以85%的拍卖价(注:第一期拍卖成交价是2.4美金,拍卖数量2500万ALGO,累计拍卖金额6000万美金)将ALGO返还给基金会。参与者需在8月9日前将ALGO代币退回指定钱包,清算退款将于8月23日返还。受此消息影响,ALGO代币短期暴涨60%。

 


 

对此, Dovey Wan评论到:对(参与)第一次拍卖的人,如果你放弃一年后90%的退还权,Algorand现在可以在三周内提供85%的退款,并且取消了计划的拍卖。如果发行变得如此的戏剧和不可靠,我对所有其他方面也没有多大的信心,更别提“代码即法律“了。

 

回购在今天得以完成。简单来说,项目方发现在这个模式下再继续推行下去只会造成一个后果,就是因为过度的投机直接毁了整个项目。但说真的,这年头已经很少有项目方愿意把割到手的韭菜再吐回去了。

 

不过这次回购之后, Algorand很有可能会在原有的荷兰拍卖模式上进行优化。后续可以持续关注一下。毕竟币圈有点良心的项目方真的不多了。


好了,这次分享结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