孙副社长:惊!惨遭批斗的孙宇晨,竟是普通人发展模板?【加密货币与阶层穿越(1)】

avatar badge
孙副社长
发表时间:2019/07/30 10:02 icon

一、巴菲特与另一个中国年轻人的故事
在2019年来临的时候,89岁的巴菲特估计不会想到,在这一年的中国互联网上,他会以极其莫名其妙的方式连续两次登上热搜榜,而他估计更想不到的是,一向习惯站在聚光灯下的自己,居然在这两次“上榜”中,成为了两名中国年轻人的陪衬背景,而且最近的一次,还是以年度午餐被放鸽子的尴尬方式上榜。具体细节不再介绍,相关讨论已经足够热烈。而作为行业内首名从阶层跃迁角度来分析数字货币的研究员,笔者从中所看到的,却是一个从鲜有人提的结论——孙宇晨的营销大法,很有可能是加密市场中普通人、甚至是整个社会普通阶层最好的发展之道。
在阐述这个论点的具体原因之前,我们需要先把目光转移到另外一条社会新闻之上。正如笔者在文章开头所提到的,孙宇晨并不是2019年首位携巴菲特登上热搜的中国年轻人,在他拍下巴菲特午餐的一个月前,还有一条关于巴菲特的新闻也刷爆了互联网网民们的手机屏幕——在2019年5月4日召开的年度股东大会上,一名11岁的中国小男孩用流利的英文在现场向巴菲特提问:“你说过你越老对人性有更多的了解,你能不能讲讲你学到了什么?对人性不同的理解如何帮助到你做更好的投资?”全程举止大方,镇定自若,让无数网民大为震惊,连呼“一看就是见过大世面的人”。事实也确实如此:这已经是这名小男孩第二次参加巴菲特的股东大会了。


为什么这名少年这么年轻便能如此优秀?答案显而易见:家庭背景。公开资料显示,这位小男孩的父亲曾任万科中高层干部,喜欢个人投资,且与大名鼎鼎的王石有着亲密关系。可以肯定的是,作为享受到房地产红利的地产中高层的子女,这个孩子的家庭条件相当优越。而这实际上并不是特例。很多沉浸在互联网社会热点中的80、90后网民可能有所不知,类似于这位11岁男孩的00后、甚至05后,在当下的社会中大有人在,例如笔者曾遇到过一个精英阶层的00后,他对于区块链行业的理解已经超越了这个领域绝大部分的从业者,更可怕的是,这还仅仅是他知识储备中的冰山一角,而这位00后,又只不过是众多家境优越的00后精英中的普通一员而已。
由此一来,人们便不得不面临着这样一个问题,在这些精英子女的阴影之下,现在还在吃辣条、写作业、按部就班走自己人生的普通阶层子弟,今后要如何与他们竞争?一个可怕的现实是,后者很可能根本就不配作为前者的竞争对手的存在——在未来的社会,足以实现阶层穿越的财富机遇是在逐渐减少的,而从自身的配置来看,普通阶层的子弟几乎全无可能抓住这些机遇:精英阶层的小孩一出门就是国际学校、私立高中、欧美常春藤的“六神装”,而普通阶层的小孩还要为了前者看不上的重点公立学校名额打破头,显性的教育资源分配尚且如此,父母言传身教这样的“隐性教育”就更不用说,说句政治不正确的话,在当下的教育资源分配比例下,普通家阶层的子女从出生的那一刻起,很可能就已经注定了成为精英阶层子女的垫脚石存在。竞争?开玩笑,就现在来看,普通阶层小孩的命运,更可能是作为精英阶层的小孩未来的部属存在,就算家长调动身边的所有资源来对孩子进行培养,最终可能也只不过是给精英阶层培养出一个“优秀的部属”而已。
毫无疑问,这是一个让人十分绝望的结论,难道数千年前的那句“王侯将相宁有种乎”,拿到现在仍然应景吗?难道普通阶层的年轻人,在事业上真的就完全没有翻身的可能吗?
这个问题的答案,在一个月后,由孙宇晨给出了答案。

二、普通阶层逆袭之道?实力不行,营销来凑
具体来看各中细节。在“巴菲特午餐”消息公布后的一段时间内,除了币圈之外,社会各界几乎一片挞伐之声,原因何在?很简单,因为它不符合人们一直以来受到的“靠实力说话”的朴素价值观,但问题在于:为什么孙宇晨这种人能在加密货币这个行业脱颖而出?答案是:加密货币是一个没有明显评判标准的行业,除了币价和市值之外,你很难对各种代币背后的区块链产品进行评估、进而评估出项目创始人的实力与水平。
严格来说,区块链行业内部不是没有尝试塑造过相关的行业标准,去年一度十分火爆的“项目评级潮”就是这方面的一个体现,但是,随着评级行业因为各种丑闻而公信力大降(比如说付费评级),区块链行业再也没有一个可靠的、针对各种产品的评判标准,如果说给区块链提供卖水服务的交易所(实际上是互联网产品)还能给用户一个大致的直观印象之外,那么像底层公链这样的东西,则是干脆谁都说不清谁好谁坏了。这种行业格局,对于那些热衷于雕琢产品的技术流来说无疑是一个噩梦般的存在,但对那些并不工于此道的人来说却是一个大利好,因为他们现在在这一方面与前者有了平起平坐的机会。
孙宇晨的崛起,实际上就是目前行业标准空窗期的一种体现。我们都知道,在互联网的世界里,你很难想象像马佳佳和余佳文这样的创业者,能够和张小龙、王兴、程维被人视为一个层次的人物,因为双方产品的孰优孰劣实在是过于直观,只要试用一下就一目了然,而人们也能由此一眼看出创始人的业务水平如何。孙在互联网领域没能拥有类似在区块链行业的影响力,就是因为他之前的那款“陪我”APP硬伤较多,在行业标准已经成型的互联网领域实在是刷不出存在感。但是在区块链的世界里,你基本分不清TRX与ETH、EOS之间有多大的性能差异,你也分不清孙宇晨与Vitalik和BM之间的业务水平差距就有多大,而这也是上述三个经常被人相提并论的原因之一。
从这点来看,孙宇晨在专业业务水平方面可能并不突出,通俗点说就是“实力不足”(相对于其他部分项目创始人),这实际上也是为什么主流社会对其并不接纳的原因,因为在很多人看来,没有实力支撑的营销只是花架子而已。
但是,作为普通阶层,大家一定要清楚一件事情:尽管大家都爱“凭实力说话”,但就当下而言,普通阶层是不可能在这样的社会价值评判体系下翻身的,恰恰相反,加密市场目前这种行业标准缺位的浑水摸鱼状态,反而对草根阶层非常有利。原因很简单,正如笔者在第一部分所提到的:如果真的要比拼业务水平的话,普通子弟在精英子弟面前毫无还手之力。这不是像现在一些妖魔化穷人的言论所说的一样,是因为前者不努力,甚至都不是因为前者不懂得选择,而是由于当代社会显性与隐性资源近乎于畸形的分配比例,使得普通阶层在起点上不仅落后精英阶层一大截,而且可供选择的选项也极为有限。如此一来,就算你再有进取心,再懂得刻苦努力,也是没有办法与那些含着金钥匙出生的人相竞争的。
但是,这种实力上的巨大差异,在目前评判标准缺位的加密市场被严重的模糊了。对于普通阶层而言,这实际上就是补上了自己在与精英阶层对垒时、那块最短的木板。在这块木板补上之后,他们不仅可以借此摆脱成为精英阶层部属的命运,甚至还有可能实现对精英阶层的逆袭,相关案例层出不穷,这里不再赘述。而逆袭的原理,孙宇晨已经通过身体力行的告诉了我们:那就是营销。
为什么说营销在加密市场的竞争中,成为了草根逆袭的重要武器?按照笔者此前所搭建的理论框架:所谓的人生成就,很大程度上取决于一个人的人生轨迹能够与多少社会资源产生有效的碰撞,鉴于社会资源的分布往往是确定的,所以,在绝大多数情况下,人们能够调整的只是自己的事业轨迹。在这其中,如果说选择决定了轨迹的方向,业务能力决定了轨迹的深度和长度,那么营销往往就是决定的轨迹的宽度。
图:在事业轨迹长度受阻的情况下,通过营销来拓宽其宽度或许是一个边际效应更好的思路


而加密货币市场目前的情况是:大方向基本确定,而长度(业务水平)没有明确评价标准,在这样的情况下,你若是想让自己的事业轨迹与行业资源多发生碰撞,该怎么办?当然就是通过营销,来扩展轨迹的宽度啊。所以我们可以看到,目前区块链行业那些比较”成功“的项目,基本都是随着自身的营销而起伏的,比特币不用说,简直全民自发营销。以太坊在前两年被用来进行大规模融资时,也算是进行了一次强力的营销行动。至于EOS就更不用说了,去年那几个月的行业癫狂,与其说是BM和石墨烯技术真的有多么靠谱,还不如说是节点竞选这场大规模社群行动吸引流量的结果。而如果一个项目或者说一个人一旦宣布要“埋头干实事”,别的行业不说,在加密货币领域,这基本就意味着你与主流圈子逐渐脱离,与行业资源的碰撞频率也逐渐下降,最终完美的实现前途和钱途的双降。
这其实就是那些不当下甘命运、却又十分迷茫的普通阶层,可以在“巴菲特午餐事件”中得到的一个答案:在自己与精英阶层的业务水平差距已经难以缩短的情况下,普通人所要做的,千万不是在这个维度上陪他们继续耗,这样只会让双方所能碰撞到的社会资源差距越来越大,而是要从个人营销这个维度入手,去做边际效应最大的事情。如果可以的话,还要选择一个自己与精英阶层业务水平差距最小的细分领域进行竞争,而加密货币市场,目前来看就是这样的一个行业,这也是为什么笔者一直坚持认为,加密市场是目前年轻人最好的从业领域,没有之一。
最后,顺着最新的热点多一句嘴。尽管目前关于孙宇晨的争论仍在继续,但我们大家一定要记住一件事情:自己来到加密货币这个行业,是为了寻求就业和投资机会,进而来实现阶层穿越的,而不是来看各种行业八卦的。谁的经验好,我们就可以拿过来用,至于这个人如何,以及他最终的命运会怎样,这些与大家的利益没有直接关系,也不我们的重点关注范围之内,这个时代的八卦话题变幻无穷,让人永远也追不上,但获取利益和跨越阶层,却是人们永远的理想。  

免责声明:本文由财路用户上传并发布,内容为用户独立观点,不代表财路平台立场。

文章标题:孙副社长:惊!惨遭批斗的孙宇晨,竟是普通人发展模板?【加密货币与阶层穿越(1)】